百万发娱乐用户登录

百亿私募一直被视为私募基金行业的一股重要力量;资产规模达到百亿以上,也是私募宣誓自身行业地位的重要标志。

据格上研究中心,2014年底,管理规模破百亿的证券私募仅7家,而到2018年底,市场上百亿级证券私募数量达到27家,增长了2.9倍,这些百亿私募资管规模达到5000亿左右,占据证券私募总规模的20%,行业“强者恒强”格局愈发明显。

但基金君也发现,这几年来百亿私募阵营出现惨烈大洗牌,曾经在牛市中崛起,却在熊市里沉沦,犹如昙花一现。2018年震荡市,有5家百亿私募消失,3家新进。在放长时间,对比2015年底和2018年底的数据,仅仅三年时间就有15家百亿私募从榜单上消失,也有20家私募成为新晋百亿机构。三年来能够坚守百亿地位的仅7家。

究其背后的原因,不妨跟着基金君来分析分析,私募界的标杆为何也会变化如此之大,大洗牌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。曾经看似稳如泰山的百亿私募,拥有似乎不可撼动的行业地位,但如今有的也规模大幅缩水、裁员降薪、称自己要活下去……

最新百亿私募阵营达27家

行业强者恒强格局明显

百亿规模对于有着上万家管理人的私募行业来说,是一个重要的门槛,这些私募机构通常被认为是私募行业里的标杆。据格上研究中心,2018年收官,证券类私募基金总管理规模2.26万亿(基金业协会数据,截至11月);其中整体实力较强的百亿级证券类私募基金管理规模约5000亿,占总管理规模约20%。

2018年市场震荡行情,对百亿私募影响很大。据格上研究中心,截至2018年底,百亿级别的私募证券管理人共计27家,包括北京的淡水泉投资、星石投资、千合资本等12家,上海的景林资产、重阳投资、高毅资产等10家,深广等地区的明达资产、敦和资产、友山基金等5家。从主要投资策略来看,股票策略和债券策略各占一半。

虽然相比2017年底的名单,2018年底证券类百亿私募仅减少了3家,但内部洗牌较为厉害,有些机构规模迅速扩张,成为新晋百亿私募;也有些机构规模萎缩严重,退出了百亿大私募的行列。

从新晋百亿私募来看,北京有明毅博厚投资、成阳资产两家债券私募,发展较快,2018年下半年新上百亿私募名单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明毅博厚投资是一家专门从事固定收益证券投资的私募基金,成立于2012年5月,2014年12月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登记,目前旗下私募产品数量达到29只,其中2018年有18只产品成立。公司掌门人梁文飞从事投资管理工作超过10年,曾任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交易员、大通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自营交易主管、平安银行投资银行事业部高级专家、平安银行北京分行结构金融部副总经理等,2014年底“奔私募”,任明毅博厚投资总经理。

成阳资产成立于2014年9月,2015年1月在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登记,目前旗下有私募基金15只,其中2018年有8只产品成立。公司总经理是陈毅聪,曾任职西南证券、宏源证券等;投资经理王兵具备逾13年从业经验,是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金融学博士,曾担任九泰基金固定收益投资总监、英大基金专户投资部副总经理等职务。

另一家深广地区的明达资产,在2018年上半年就加入了百亿私募的行业。明达资产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老牌股票私募,董事长刘明达拥有超过20年的证券投资经验,坚持“积极价值投资”理念,通过深度研究,用产业资本的眼光探寻资本市场的价值,他曾推出“傻瓜投资组合”,三年之内不做任何操作,获得收益。受益于价值蓝筹行情,这两年明达资产发展迅速,在2018年发行的新产品达到13只。

但是,也有一些私募机构在2018年底从格上的百亿私募名单上消失了,比如北京的和聚投资、三度星和投资,上海的朱雀投资、从容投资,深圳的新价值投资。其中,朱雀投资在2018年获批设立朱雀基金,属于特殊情况。

广东某曾经的百亿私募这几年烦恼不断,掌门人曾经提出一二级市场联动,大举买入多家上市公司股票,但随后在某只股票重组一事上折戟,出现质押危机、持股被司法冻结等情况,还收到了证监局的警示函。同时,今年市场低迷,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底,公司旗下多只产品亏损在40%到60%。

另外,也有一家曾经的百亿私募,擅长中小盘股票投资,2015年因躲过股灾、扩张十分迅速,从股票多头、主动管理扩张到港股、定增、量化等多个产品线,发展迅速。但是,无奈这几年市场风向不在中小股票上面,而且定增等业务因监管难以开展,终于扛不住连续两三年没有盈利,2018年产品又连续亏损,规模大幅缩减,开始收缩战线、裁撤人员,节省开支,以求能够“活下去”。

三年20家新进15家退出

百亿私募大洗牌背后原因是什么?

私募圈有一个“百亿私募俱乐部”,成为行业的标杆,但是放长时间来看,这几年“百亿私募俱乐部”的新旧玩家进进出出,变化更迭,相关数据,共有60家左右的证券类私募曾经规模突破百亿元,但如今仅有27家暂时留存。

据格上研究中心,2014年底,管理规模破百亿的证券私募仅7家,包括景林资产、重阳投资、乐瑞资产、青骓投资、朱雀投资、混沌投资、泽熙投资。

但到了2015年底,随着A股经历一轮大牛市,百亿私募数量迅速扩张,达到22家(此前2015年二季度末百亿私募甚至一下子升至28家,但在6月中旬股灾扼杀下,原点投资、混沌投资等部分私募规模大幅缩水),当时淡水泉投资、星石投资、和聚投资、展博投资、鼎萨投资、鼎锋资产等十几家为2015年新晋百亿级私募。

而到了2017年底,在市场一轮结构性牛市后,百亿私募数量到了新高度,达到30家,其中拾贝投资、汇势通投资、保银投资等都是当时新晋的百亿私募,比如北京某私募抓住一波价值蓝筹行情,并扩大力度,规模扩张十分迅速。

现在,到了2018年底,市场上百亿级证券私募数量达到27家,相比2014年底增长了2.9倍,而相比2015年创业板牛市、2017年结构性行情中的高峰还略显逊色,可见牛市才是造就百亿私募的重要原因,当时表现好的私募基金受到投资者追捧,大量资金涌入。

然而,“守业更比创业难”,对比3年前(2015年底)的榜单,有20家百亿私募是新进的,同时也有15家曾经的百亿私募消失在百亿私募榜单中,其中包括了股票策略的鼎萨投资、远策投资、鼎锋资产、宏流投资、展博投资等,也包括固收策略的青骓投资等,还有量化策略的盈融达投资等,当然也包括“私转公”的鹏扬投资、博道投资、朱雀投资。实际上,在这个过程中,有更多的百亿私募犹如昙花一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只有7家私募在三年时间里坚守住了百亿地位,包括淡水泉投资、星石投资、重阳投资、乐瑞资产、佑瑞持投资、景林资产、千合资本。这些私募机构大多拥有较为成熟的投资理念、风控体系和较为稳定的团队,朝着行业巨头发展。

但是,仅仅三年时间,百亿私募阵营就出现了如此大面积的洗牌,究竟有哪些原因?基金君最后来分析一下。

首先,最核心的是业绩没有经受住时间考验,在规模扩张到百亿以后业绩表现不及预期,导致投资者大量赎回。比如某百亿私募在2014年底到2015年上半年牛市时仅用半年就将公司规模扩充至百亿,但随后创业板牛市崩塌、市场经历几轮股灾,该私募在2016年规模就大幅缩水,退出榜单。

有业内人士表示,私募业绩不如预期有几个原因:一是市场风格切换导致,这两年中小股票一直跌跌不休,不少擅长成长股投资的私募都沉沦了,2017年的一九分化行情,也使得量化对冲私募陷入困境;二是投资策略失效,不再适合现在的市场,比如擅长炒作壳股的机构,还有投资定增领域的私募,这两年都难以有好的表现。

再者,“风控是私募的生命线”,一些私募在市场风险来临时在风控上出了问题,陷入被动境地。对于一家百亿私募来说,应该具备完善的风控体系和严格的止损机制,使得客户不至于因为产品回撤太大而离开,除非客户比较认同该私募的投资理念,愿意放大波动来博取长期更高的收益。但是我们也看到,这几年市场风格始终没有切换到小股票,部分曾经的百亿私募终究难以熬住连年没有赚钱,在市场中销声匿迹。

还有,公司管理上的问题,百亿私募发展太快,但是投研能力和体系建设没有跟上,或者遭遇人员流失,无法与管理规模相匹配。私募初创期大多是核心创始人全权掌握公司投资决策等,但是当规模扩大时,单单依靠一个人的努力很难周全,所以扩充投研人员是关键,同时需要一定时间去磨合。有些私募就面临规模猛增后投研断层的窘境。比如深圳某家曾经的百亿私募前几年核心投研成员流失,员工或跳槽或自己创立私募,投研团队不稳定,影响也很大。

百亿对于私募基金来说,是一个里程碑和目标,曾经有那么多机构为此前赴后继努力。有人能够到达百亿后能够保持,也有人曾经触及到这个点后就撤回。在牛市中造就神话不难,在自己擅长的市场风格中可以大放光彩,曾经有那么多机构成为市场最绚烂的烟火,但是难的是在这场盛大的晚会结束后,谁能够在黑暗中继续坚守,通过扎实的耕耘,创造出一片光明。大势造就了私募界的百亿英豪,但是等潮水褪去,才会知道谁没有在裸泳,能够走得更远。

来源:中国基金报